馴養了的狼

發表留言

17/09/2016 · 4:47 下午

沉澱

近年不斷在清減身外物,也放下許多不需要的交際應酬,以及一些勉強維繫的關係。

實在沒有細究甚麼「斷捨離」或「人生苦短」,就單純是想讓心靈減少負荷,一顆心運作久了就需要休息,對蕪雜之事易感疲倦。

漸漸將絕大部分生活簡化至基本,有興致的事卻放大來做,專注投入去玩。

涇渭分明,任何躁動後稍為沉澱即可歸返本位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Thoughts

有發生過

image

令人難以釋懷的人或事,很多時附送一大串「!」和「?」,最後又變成「……」。

有時會想,情願一切沒發生過,但那就變成心臟停頓的心電圖,直過。

人生世上不過熱鬧一場,何必吝嗇血汗。曲折之間,還是較等死好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Relationship, Thoughts

若不真誠,如何耐久?

image

Be authentic.  這是我深信的一套。

有些事即使很美好,但若和自己的生命沒有接合點,勉強假裝成投入的樣子,到底不可能持久。譬如我是對古典音樂不過電的,另一半卻是古典音樂迷,我只會偶然陪著聽感受他喜愛的音樂,但不會裝作很投入。我曾在交響樂演奏中睡得香甜,浪費大好門券,卻認為總比扮作喜歡好。

最近參與Benson Tsang發起的平等分享行動,有些朋友以為我為此出力很多,我也坦白說,其實只是提供火柴多,實戰放火並沒有其他戰友勤。實在工作負荷已很重,太夜下班,就只是沿著回家的路,看到的就關心一下。我不會為了做很應該的事,於是把體力耗得更盡。長遠來說,當然可以平衡得更好,但當下我不會偽裝。

平日對同事也一樣。同事間我屬於比較年輕的一組,公司政策的早期歷史,或許多做法的由來,我並不知道。同時,有些同事各按專長懂得的事,我也不會一一知曉。我一貫坦白承認不懂,並乘機學習求教。

當然,真誠自在的前提,是自己真實的那一面,並不至於不能見人。有些人心計多、惡念多,對人很難不包裝自己;亦有人出於自我防衛,總覺得隨時穿起盔甲穩妥些。

問題是:自以為別人看見的是穿盔甲的自己,但現實裏常常相處的人,很輕易就看得見盔甲下的大概。偽裝騙到自己的機會,比騙到別人多。何苦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Thoughts

自在

image

來到三四十歲,終於漸得自在的狀態。

不勉強穿著不適合自己的「衣裝」,自然解決了衣不稱身的問題。

找到落腳處,坦然做自己之餘,也可以舒適地和別人相處。

原本生活需要的也不過是這麽多。回望初出茅廬那個「做甚麼都錯」的自己,十分慶幸青澀的歲月總算過去了。

按:應好友的建議,加了幅塗鴉。沒有好畫功,只有真性情。一貫低B,笑笑正好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Everyday, Thoughts

碎屑向外撥

image

我以前有一位上司,工作很出色,待人亦很好。到她的辦公室談公事,有時會碰到她清理桌面,正好把桌上的擦膠碎、釘書釘、各式碎屑都一併向外撥,看著那些釘書釘降落在桌前給別人坐的椅子上,我笑說:「幸好看見,不然屁股要中伏了。」因為當時關係親厚,還能這樣說一句。類似的情況在兩三年間經常出現,我當然沒再提「屁股中伏」,卻例必先看看椅上情況才坐下。

兩人在幾年間同度許多患難,感情深厚,後來崗位變換,我很少再到她的辦公室談公事。她待我的態度,亦由原來的很親厚,變成淡薄。我彷彿看見自己成為被掃走的一條擦膠碎。

如今的上司,有同事來談公事,喜歡先拿隻小掃和剷清理桌面,而且總是向自己的方向掃,又用小剷接著。你可以笑她「姿整」,但我看著感受甚深。

我自己也不會把碎屑向外撥,也很留意來談公事的同事,坐下來是否舒適,電腦熒幕,也換成可隨時調較角度,方便有需要時和同事一起看。

不妨做個小測試,看看自己和同事撥碎屑等小習慣。能否見微知著,卻不宜輕易論斷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Relationship, Work

向前行

踏入2016,現在才瞻前顧後,有點遲,但還是想做這份每年一度的功課。

舊年

去年訂下的目標,是「行善不喪志」,大抵算是盡了力去做。一年間用過好些不同方式,去探討分享善意,與提供實際幫助。我在意分享善意,更甚於實際的幫助,始終希望能通過感染力,將善意延伸開去。譬如在我工作的地方,同事往往抱觀望態度,一旦有人帶頭,卻往往接二連三配合。於是,只需要在不同的項目上慢慢修整大家合作的方法,建立了習慣,便可以逐步讓彼此的合作思維趨向健康。雖然成效很慢,但總是有益於人的事。

實際的幫助,今年其中一個嘗試,是開設一個臉書專頁Connect with Clay,將自己的陶藝嗜好連結到「行善」的概念上。例如朋友在我那處找陶品作禮物送人,因為認領陶品的要求是找一家慈善機構捐款,所以送出的禮物便多盛載了善意。

今年

「行善不喪志」,是餘生要繼續努力的事。至於今年,想進一步體現「Servant Leadership」。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會發現我很另類,工作很認真,要求也高,但完全不像一個「上司」,我很坦白和同事分享自己的想法,也坦然讓他們看見我的短處,笨的地方請他們提點補足,做錯事開懷承認。但是,我同時也要求同事坦白告訴我他們的需要和困難,大家一起合力改變現狀,幫助團隊順暢運作。對於個人,新來的同事都經歷了我的度身訂造、循序漸進補習班,知道我期望他們成長,而我只是在一個剛好的位置,陪伴他們走一段路。在我所屬團隊,有特多的briefing和debriefing,不同崗位的同事,我都希望他們知道整條生產線在搞甚麼,而不是只知要完成甚麼「步驟」,我希望我嘗試打通的脈絡,是幫助到大家更有效地做好自己的工作。

起初同事們其實更適應「落柯打的老細」,因為這符合公司現在的生態平衡,讓我這樣打亂了,反而不慣。但日子久了,漸漸就變成互助的平衡。我特愛他們取笑我或告訴我更佳的建議做法,那表示他們放心表達自己。做大家的幫工,在大家不為意間,助團隊健康地向前行,是我的心願。

要實現「Servant Leadership」,需要團隊有健康的相處關係、良好溝通、緊密合作,這個目標我覺得是很大的挑戰,但像去年一樣,只求盡心盡力便好,不必鑽牛角尖求驕人成效。心安便好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Relationship, Thoughts, Work